分类
北京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

/ 眉 / & / 眼 / 

眉是眼睛上方的部分毛发

可在一定程度上起到

保护眼睛的作用

眉和眼作为面部重要的一部分

除了本身的生理功能外

在面部动、静态美学

中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

近年来,

眉眼部整形手术已经发展为最常见的

面部整形美容手术之一。

01. 眉部美学研究

    近些年,随着社会的发展及审美的变化,人们不再认为完美的眉形仅仅是“位于眉骨上方呈拱形”,而是在眉的形状、位置及宽度上有了多维度的考虑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

眉的形状:

     Westmore于1975年第一次提出完美眉形应符合的条件:

①眉头起始于同侧鼻翼外侧与内眦的垂直线;

②眉尾结束于同侧鼻翼外侧与外眦的连线;

③眉头起始点和眉尾结束点位于同一水平线;

④眉峰位于角膜外侧缘的垂线上。

    这一标准(如下图)也是如今很多人画眉或纹绣的标准,虽然量化了美观眉部的条件,但是也忽略了眉作为面部器官应与整体协调的原则。

    所以真正理想的眉的形状与面部整体构造、求美者的性别、个性、年龄、种族等相关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1

眉的位置:

眉位于眼上方,太贴近眼睛,看上去显得有压迫感,太远离眼睛,又让人看起来疲惫苍老。

    关于眉的位置,很多人以内眦、瞳孔或者外眦作为基准给出了数据化的标准。             Hwang考虑到眉与眼的相关性,提出最佳的眉部高度应该与睑裂长度呈现一定的比例关系,

理想的眉部高度应该满足眉尾至外眦的距离为睑裂长度的2/3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2

眉的宽度:

     有研究指出,亚洲人群男性眉部最宽处为15mm,女性眉部最宽处为13mm。

      Hwang量化提出理想的眉部宽度,即:在经过内眦的垂线与眉下缘的交点作垂直于眉下缘的垂线,该处眉部宽度应为睑裂长度的1/4

    这一数据对于个性化的设计手术方案有指导意义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3

02. 眼部美学研究

    眼部的美学标准涉及的因素众多,例如眼球与睑裂的比例、内外眦的形态、睑裂的长度和宽度及眼形的分类等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4

    由于亚洲人群天生单睑较多,所以亚洲单睑人群更加倾向于施行重睑成形术,但是各国家对于重睑的宽度有着不同的喜好倾向。

    我们所常提到的重睑形态有新月型、开扇型、平扇型、平行型、欧式型,根据不同的面部结构(骨性结构、眉眼间距、睑裂形态等),以及求美者个性、职业等情况,一般会有不同的选择倾向。

    有研究分析认为:重睑高度与睑裂高度的最佳比例为0.3。

03. 眉眼一体化

    随着整形外科的发展,眉眼一体化逐渐得到了更多整形外科医师的认可。任何一个单元的外形均会对整体外观产生影响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5

眉眼部解剖学特点:

    ①皮肤:从眉上缘至上睑缘,上睑皮肤逐渐变薄,同时该处皮肤也是人体最薄的皮肤;

    ②肌肉及韧带:局部肌肉韧带除了正常生理功能外,还与眉眼部表情和皮肤皱纹的形成有着密切关系;

    ③脂肪:眉部有皮下脂肪及眉下脂肪垫,上睑区有眼轮匝肌下脂肪及深部眶隔脂肪,主要起到维持上睑形态及保护眼球的作用

    ④神经:局部走行动眼神经、面神经、眶上神经和滑车上神经等;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6

《红楼梦》中曾这样描述林黛玉“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,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”,先看眉眼,再看其他,可见“眉眼”在面部整体美学中起着重要作用。

学习园地 | “眉”与“眼”的美学插图7

    面部的美,不仅仅靠眼睛或者眉毛单方面就可以改变,更应该将其视为一个整体,也不应该仅仅靠数据比例作为手术调整的依据,综合考虑多种因素,才是我们应该做的。

END 一

参考文献

[1] Yalçınkaya E, Cingi C, Söken H,et al. Aesthetic analysis of the ideal eyebrow shape and position[J].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,2016,273(2):305-310.

[2] Hwang SJ,Kim H,Hwang K,et al.Ideal or young-looking brow height and arch shape preferred byKoreans [J].J Craniofac Surg,2015,26(5):412-416.

[3] Hwang K,Kim H.Perceptions of healthy-looking and sexy-looking brow thickness[J]. J Craniofac Surg,2018,29(4):1064-1068.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