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上海

齐显龙:医疗行业需要专业的科普,让求美者抛开误区,安全变美!

在搜索引擎中输入“齐显龙博士”,满屏都是他对专业知识的科普内容,在他看来,医疗行业是永远需要科普的,把专业术语转化成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,这才是科普最有意义的事情,某种程度来说,也算对整个行业的一种贡献。

采访过程中他总是能一语中的、字字珠玑,电话那一头透露着齐显龙博士对整个医美行业的关切和眷注,这大概是作为一名医生最本能的使命感,也体现了他身为医者最诚挚的初心。

1穿白大衣是我初中时的梦想

谈起学医的初心,齐显龙博士斩钉截铁的说到:“我从初中起,就想穿白大衣了,医生这个有魅力的职业,一直深深吸引着我。”

带着对医学之路的向往和憧憬,齐显龙懵懵懂懂踏入了这一行,一干就是20多年,用他自己的话说,是从一个“愣头青”到“顶梁柱”的蜕变,不仅如此,在专业知识的积累和经验阅历方面也收获颇丰。

齐显龙博士告诉我们,从业20余年,他最大的成就感在于真真切切为求美者、为这个行业做了点事情,能让这个行业有一点点的提升,是他最大的收获。

秉承着年少时期炽热的初心,用实际行动付诸努力,让梦想照进现实,齐显龙博士在皮肤美容这条路走得诚恳踏实,从小医生变成大专家的过程,不是一蹴而就的,需要的是一个人坚定的意志力和他对医德的坚守。

2每一份经历都有宝贵的价值

“2007年博士毕业,我就留在了第四军医大,2011年底,我选择离开部队进入了民营机构,后来自己创立了皮肤美容诊所,不断转变的身份,让我对这一行有了更清晰的认知。”

齐显龙博士向我们分享了他对公立医院和民营机构的看法:“我觉得公立医院的优点在于它的公信力,这是老百姓认可的、更为主流的就医方式。但是,公立医院也暴露出一系列问题,比如门诊的病人太多,接诊的时间太短,每个患者可能只有三五分钟的面诊时间,有效沟通时间短,不能与医生进行深入的交流。

对于民营机构来说,求美者有充足的时间与医生进行沟通,但也不乏有些机构一味把赚钱当目的,忽略了行业操作规范,医生技术良莠不齐等问题。“

所以针对公立和民营孰好孰坏,齐显龙博士认为不能一概而论,他们只是有不同的服务理念,服务于不同的人群对象。也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需求,选择适合自己的治疗方式。

带着自己的治疗理念,齐显龙博士创办了属于自己的皮肤美容诊所,不管周围环境和角色身份如何变换,齐显龙博士总是能专注于对自己专业知识的探索总结与提升,也正因如此,他的每一分经历都有相当宝贵的价值,这也成为他不断提升治疗效果和客户满意度的重要基石。

3求美者在护肤方面仍存在很多误区

谈到求美者存在的皮肤问题及误区,齐显龙博士略显担忧的说到:“一类是对护肤错误的认知和对护肤品错误的使用,比如说过度清洁,这也是皮肤敏感高发的重要原因;另一个问题在于,求美者对医生技术的关注程度,远没有对操作仪器的关注程度高,他们更在乎的是仪器的品牌和价格,而不是医生的技术。”

面对这些问题,医生该有的做法是正确引导,通过线上科普或者线下面诊让求美者更加了解医疗的本质,求美者也应不断增加自己的正确认知,让自己安全变美。

在护肤品的选择和使用方面应该注意什么?齐显龙博士给了我们最直观的回答,首先是做减法,当你的皮肤出现一些问题的时候,可能需要减少一些护肤品的使用,在选择护肤品时,要根据自己的皮肤状态来挑选相对应的成分及功效。

有些求美者会过分看重护肤品的功效,齐显龙博士表明,这类求美者不在少数,他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向我们解释,“这就像我们吃一碗面,面好不好吃,取决于调味的产品,对护肤品来讲,最重要的仍然是它剂制的成分,功效型的成分一定有,但不会占比太多,所以求美者要对护肤品有合理的预期。”

对于自己未来的规划,齐显龙博士淡然的说:“其实就是把自己现在的诊所开好,让自己在专业方面更加深入,也希望能把皮肤美容的培训做好,把自己多年来的经验和体会分享出来,造福更多人。”

二十年如一日,现在的齐显龙博士已经成为皮肤美容行业的中流砥柱,但他仍然像刚刚入行时一样,一直秉持严谨的态度和对医学的敬畏之情,为了一个使命,脚踏实地,执着于千百次的操作,完美的诠释了一名医者的责任和情怀。

齐显龙:医疗行业需要专业的科普,让求美者抛开误区,安全变美!插图

齐显龙,男,医学博士,皮肤医学美容副主任医师,从事皮肤研究和临床工作20多年,对皮肤美容与激光治疗有独特、精深的研究,将各种学科有机结合,形成独特的美肤皮肤治疗体系,深受广大求美者的欢迎。

先后担任的学术任职
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分会 皮肤美容学组 委员
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 激光亚专业委员会 委员
中国整形美容协会 激光美容分会委员
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分会 激光亚专业委员会  委员
中华临床医学会皮肤美容分会 副主任委员
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整形与美容专业委员会 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
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皮肤专业委员会美塑疗法学组 副组长
获得军队医疗成果一等奖(2008年,第四名。一种新疾病外伤后细菌性致死性肉芽肿的发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