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上海

整形者说|“假案例”“低价陷阱”“医美APP”,那些医美背后的黑影

《整形者说》,是年前推出的一档慢更系列视频。之所以慢更,是因为比起一般的医美种草,扒皮,我更希望它是经过沉淀以及时间验证的,真正有知识有积累,也有启发。
第一期的整形者说,我们以干货为主,小精怪最新视频节目-整形者说|双眼皮宽度与形态
在这档视频里,不仅仅有知识有干货,还有关于医美的困境和真相。
这困境不仅仅关于消费者,还关于医生,关于所有从业者,
何谓整形者?

不是叫嚣着“女人就要整整整”的巨幅广告,不是贴吧论坛上分享的各色案例,他们是医生、是求美者、是运营、是维权人、甚至是受害者,是在这个纷杂繁复的巨大产业链中,有资格发声也需要发声,却从未被“市场”所重视的人。
所以,这一期我们来讲讲,那些医美背后的事情,“假案例”,“医美app”以及“低价陷阱”。

*视频中观点仅代表个人

整形者说(第二期) 访谈文字总结
关于“无痕”双眼皮
承接上一期关于双眼皮的干货,这一期我们依旧从这个最基础的整形手术说起。
关于双眼皮的宣传营销,最深入人心的双眼皮卖点宣传就是:无痕。
与其说“无痕”是医院的宣传卖点,不如说,这其实是求美者对于这项手术的理想期待,然而,从实际的医疗角度出发,本质上是不存在“无痕”概念的。
但凡有手术,就必然会有痕迹。只不过随着技术的进步,医生可以做到尽量降低痕迹的辨识度,把它弱化到社交距离不可见,亲密距离不明显的底部。
而“无痕”双眼皮,就是是典型的对消费者的错误引导。
广告法虽然已经明令禁止使用“无痕”这样的字眼去宣传双眼皮,但是就像习惯使用“范x冰”,“迪x热巴”等一系列明星,作为整形项目的宣传形象一样,医院宣传继续采用着其他方式,来向消费者暗示”无痕“。 
我问到医院的营销宣传的工作人员”你本身相信无痕么?”
得到的回答是“我本身是相信的,我理解的无痕就是恢复的很快,在短时间内就看不太出来了。“  作为接触大量消费者的角色,我能感受到这个答案的诚恳。
然而,对于“无痕”的理解,我相信消费者的理解肯定和医院从业人员的截然不同。
广告营销本身并不可怕,因为广告本质上一定有夸张的成分在,前期作为宣传吸引客流也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,但是医疗的特殊之处在于,除了吸引顾客之外,医院还承担着让顾客了解手术风险,以及明辨手术效果的责任,但显而易见,作为有盈利需求的整形医院,并没有做好这件事。
“并没有人帮助顾客在术前降低期待度,以及了解真实情况。”

医美整形营销宣传中的“假话”比例?
正规医院的营销宣传夸大会占到50%,但是虚构是尽量避免的。
无医疗逻辑的虚构项目,虚构技术,更多的会出现在价格信息完全不对称的“美容院”,“美容会所”等。
(比如我们之前发过的,扒皮|那些让你交智商税的整形项目之“离子无痕祛眼袋”)
在沟通宣传营销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也认同一个观点就是宣传本身并没有错,而问题在于,除了宣传之外,是否还有机会给顾客一个正确的引导。 
在医院的正常的运营过程中,基本把医疗的全部责任都压在了医生的环节,而实际上,很多顾客并没有机会能够提前见到医生做详细的交流。 求美者所得到的信息与实际的信息一定存在不对等。

医美行业,医生有多少话语权?

话语权本身和医生本身的角色有关,对于大部分医院来说,医生作为打工者的话语权,非常有限,甚至接近于零。

从现实情况来说,在选择顾客,决定手术,沟通信息方面,医生可行驶的自主权利很小,因为任何一个可能消费的求美者身上,都承载着医院的利润,销售的提成等等,所以求美者来了,做还是不做?怎么做? 其实都会被前期的宣传左右。
关于“假案例”,“医美app”和“低价战”
早期的医美机构获客的主要途径来自于百度搜索,但是百度排名的售价越来越高昂,面对着每个月上百万的费用投入,很多医美机构难以承受。
而随着医美app的崛起,市场上也出现了专门的整理假案例以及医美日记的公司,卖给整形机构,专门用于在医美app上进行宣传, 而医美app上面本身的排名也都可以进行刷单的操作,这一套流程和潜规则在电商领域并不鲜见,因此也同样快速且全面的覆盖了医美app。
医美app的诞生之初,被很多求美者当作救命稻草,以及被医生当成流量天堂,但也正因为如此,拥有了大量顾客资源用户资源的电商平台,也在变相的“要挟“着医院和医生进入到一个恶心竞争的环境中。
“所有的医美app都会要求入驻机构去按照app本身的活动来出价格,但是这个价格通常都会特别低,低到没有考虑到医院和医生的实际情况。你要求一个高资历的医生一直以低价来做这样一个项目,首先他可能原来可以控制一天三台手术, 因为手术的精细度直接影响手术效果,保质保量,但是低价就必定提高顾客量,在不合理的增加工作量的情况下,你还能要求医生给你解释,沟通更多吗?  
但是对于医院来说不合作活动可以吗?不合作你就没有流量,长期来说这一定是个恶性循环。 说起对医疗的不尊重,电商平台其实更甚。”
我在沟通的过程中,试图更客观的和医院的工作人员交流关于医美app的角色和位置。
小精怪:“站在电商平台的角度,医院要求app教育顾客,宣传项目,还要求平台不能够降价,不能够迎合市场和顾客的低价需求,你会不会认为,医美的电商平台app也被要求的太过高了?”
“我想说,一直都不是医院要求app,实际情况中,都是被app要求。 
现在的医美app和之前的百度本身有什么区别么?并没有,它一样是需要我们买搜索,买排名的,而且,这些平台负责和医院进行医美或者说医疗接洽的人,他们也并不是医疗专业出身,他们也是以营销和宣传为主,卖点,抓眼球。”

做完这期视频我是有点沉重的,当然我也感谢能有这样愿意坦诚沟通的从业者进行交流。

仅仅就站在医生和消费者的角度来说,能改变乱象和畸形的,可能依旧是出现一个可以客观展示医生技术的机制,供消费者进行参考。
其实从医美app出现的那天起,我们就一直在期待这件事
即使至今还未见到曙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