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
上海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

小精怪说在前
最近,我想试着开辟一个新的栏目,整理一些仙女们在整形过程中的小故事;它们可能未必极端,也不是一波三折的纠缠,却往往离我们的生活更近。

这些我们在整形道路上都可能遇到的小诱惑、走过的小弯路,也值得借鉴和反思;而或许更有意思的,是那些值得探究比照的复杂心态,希望大家在某一刻似曾相识的时候,也记得曾经作为旁观者,保持的那份清醒。

19个月前,五花(化名)花了780元在一家医美机构注射了一支玻尿酸,此前,她是这里皮肤护理的老顾客。

这支玻尿酸并没有带来太大的问题,或者说对于她自己来说,有点意识不到。不痛不痒,淤青也慢慢消散了,但唯一让她有点想不通的是:

“为什么我第一次注射,还是小分子,却一直没有吸收?”

在这期间,五花一直在等待她脸上的玻尿酸可以吸收一些,她挑选了两个对“量”非常考究的部位,卧蚕和嘴唇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大约9个月后眼睛和嘴唇的状态

她对这两个地方的“不满意”有点不同。

“我一直很喜欢那种可爱软萌的风格,所以对卧蚕特别执念,虽然眼睛这个部位很害怕,但是只要医生信得过,还是想尝试一下。当时正好有活动,就去了,医生说卧蚕用不了那么多,所以剩下大概半支打在了嘴巴上。”

刚打完的时候,五花觉得右眼的量有点多,鼓鼓的向下坠着,但想想以后还会吸收一些,就宽心接受了。

但是没有。

在此后很长的时间里,这条卧蚕一直像个透明的大水泡一样鼓鼓的挂着,只有很微弱的消退,在五花整张脸上有点莫名的突兀。

“过年回家的时候我妈以为我这是眼袋,甚至以为我生病了,要带我去看医生,吓得我找了一堆理由才糊弄过去。”

但五花一直不愿意融掉自己的卧蚕。

她给了自己一个很矛盾的解释:“我的脸很需要这个卧蚕,这让我眼睛看起来很大。其实有很多人劝过我融掉,但我想着化妆遮住那个棱就好了嘛,大家看着看着就习惯了,新认识的人也不会观察那么仔细。”

实际上,五花的卧蚕一眼就能看出问题来。

通常情况下,卧蚕在静态和动态时,是有轻微差异的,因为它是在微笑状态下,眼轮匝肌在睑缘处的增厚表现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1眼袋是脂肪膨大和皮肤松弛造成的;而卧蚕是局部肥大的眼轮匝肌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2在表情发生时,由于眼轮匝肌的收缩,从而在这个区域出现了肌肉的增厚堆积,因此形成卧蚕

但从注射的角度来说,容积填充的方式很难关照到这种动、静态的变化,因而刻意塑造更需要照顾到以下两点:
一是不影响动态表情的正常发生;二是尽量在静态下有更高的融合性,即便是“外来”的形态,也要看不出“外来物”的痕迹(关于操作,我们在后面的分析中再具体来讲)。

由于注射层次偏浅,五花的卧蚕出现了明显的透光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3现实中的情况更为明显

形态也不对。

又由于注射量偏大,且一直没有吸收,与下眼睑之间出现了一条明显的“棱”(图中可以看到卧蚕下方明显的小阴影区);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4

在收尾处,也不是模仿正常卧蚕的向外眼角逐渐收窄,而是向下撇的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5

“我知道这是一个很粗糙的卧蚕,但有总比没有好。”五花有一点逃避似的固执。

疼痛感或许是另一个原因。“我眼睛很敏感,当时打的时候真的是边打边哭,一年的泪都流干了”,所以,五花更愿意认真的期待这点玻尿酸能再自己消一消,不要经历再注射的过程了。

可惜也未能如愿。

2五花想要的“花瓣唇”,出现了另一个问题。

“我发现嘴巴的形态越来越奇怪,刚开始还不错,后来慢慢的两边都消了,就是唇珠不消,看上去像个小鸟。”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6注射9个月后的状态

五花一直以为或许是唇珠这个部位比较特殊。“消肿之后摸起来还是有点硬硬的,像一个小圆珠一直在嘴巴里。”

后来,为了补齐上唇的奇怪形状,五花又去单独填充了上唇两侧的部位。可第二次填充的两侧都吸收了,唇珠好像还是没有动静。

“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本身就长这么奇怪哈哈”

显然也不是…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7注射溶解酶前后对比

3玻尿酸注射后为什么没有正常代谢?

实际上,在这个案例中,医生并没有非常严重的医学层面上的错误;但在操作经验、对个体情况的预判、审美观念上却是欠妥的。

讲清这个问题,我们还是先从卧蚕这个部位本身的特殊性说起。

在之前很多填充干货中,我们提到过玻尿酸注射的理想增容层是很深的,鼻子、下巴、包括泪沟,都需要贴着骨膜来打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8深层注射的必要性:1.更容易塑形;2.吸收速度更慢,维持时间较久;3.自身组织被撑起来,从外观上看更为自然,避免出现丁达尔效应(透光)。

但对于卧蚕,实际上很难注射到深层,所以我们一般会选择在浅层或中层注射。

浅层:皮下层,在皮下或真皮内注射
中层:肌肉层,在眼轮匝肌内或下方注射

而具体选择哪一层,从医学角度来说,并没有绝对的对错,需要基于医生的经验和判断。

但可以肯定的是,注射层次越浅、量越大,出现透光问题的几率越高。

从图片中可以看出,五花本身属于下睑偏薄的类型,医生却依旧选择了偏浅的层次、较大剂量的注射,多种因素加在在一起,导致她的透光现象格外明显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9

然而接下来,玻尿酸为什么没能按照五花预期的一样,慢慢吸收、变得自然一些呢?

其实,五花的卧蚕并非一点都不吸收,而是吸收的非常非常缓慢,这样轻微的变化,分散在每天的观察中,就更微乎其微了。

而造成这一现象的核心因素之一是:单一层次注射过多。

就好比一个雪球,会比铺散在路面上的雪更难融化;
在单一层次,加大剂量的注射玻尿酸,也会出现类似这种“一团”的现象,吸收时就会从外向内的、缓慢的代谢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10

五花的嘴唇也是同样的问题,在唇珠处注射在了较浅的层次,且在单一层次又进行了偏大量的注射。五花感觉到唇珠部位有一个硬硬的小球,就是相对集中、“团”在一起的玻尿酸。

如果反过来想,玻尿酸吸收的慢,不是一件好事吗?维持的时间可以更久啊?

但这个“维持”的前提,是能够达到“自然理想的效果”。

卧蚕所属的睑缘区域本身具有一定的特殊性——相较于面部其它部位,睑缘的血运偏弱,对玻尿酸的吸收速度也相应缓慢。

那么,对于医生来说,面对这样特殊的生理基础,再加上较浅、且单一层次注射的方式,就需要合理的预判注射后的吸收程度、最终状态;

而非在一开始,就让仙女带着一个“不合实际”的期待,期待假想中吸收后的状态。

玻尿酸的吸收缓慢,反而成为了一个“假感明显、水泡迟迟不消”的负面影响。

4如果现在再回过头来,耐心的观察五花的基础,根据她本身下睑皮肤偏薄的形态,选择中层注射应当会更加契合,首先保证在外观形态上的“合理自然”,尽量避免水泡、透光的问题;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11五花原本的下睑基础

再次,虽然五花更偏爱“明显的大卧蚕”,但医生本身也应当有客观的判断,综合眼周血运较弱的生理特征、照顾卧蚕静态状况下不宜过大的审美常识,预判合理的注射量,而不是为了术后即刻,抱着“假想期待”的满足感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12维系五花坚持这个卧蚕和唇形,是她假想中“再吸收一点点吧”的状态,而努力宽慰自己现在这样是合理的

最终,五花还是在劝说下, 溶掉了卧蚕和唇珠。

扒皮|花瓣唇变小鸟嘴,一只玻尿酸变成了我脸上最廉价的地方插图13老刘在给五花注射溶解酶

“对760一支玻尿酸的活动,还有啥期待呢,能打就不错了。”

这是五花留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。

在这个故事里,医生如果仅仅本着“安全注射”的标准,是无可厚非的,但我依旧坚持医美的初衷,并非仅止于此。

我们总给玻尿酸包装上“午餐美容”的噱头,也不吝于超低价的活动吸引,可这样一味“流水线”式的操作,付出的代价是,医生没有耐心,也没有时间,甚至没有动力根据每一位顾客来详细、周全的判断。

在价钱和时间上貌似“占了便宜”,却在后来反复的折腾中,更多的还了回去。

一个自欺欺人,迅速了事,实际上却很明显的整形痕迹,有时也会透露出我们在自我认知和审美上的弱势。

不要让粗糙的整形,成为我们脸上最廉价的地方。